株洲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视讯之窗 > 新闻资讯 > 媒体看教育

聚焦株洲破解“三点半”难题的探索之途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2-25 访问量: 字体[ ]

下午三点半,孩子放学,五六点,家长下班。这个尴尬的“时间差”,让不少“上班族”家长们疲于奔忙。要么总是请假早退,要么干脆辞职,而更多家庭则采取“银发族”早送晚接的方式。“放学了,谁来接我?”,一个简单的问题,却让各方为难,形成各地普遍关注的“三点半”难题。

校内托管是解决途径之一,可是经费如何解决?不少个人和社会机构纷纷瞄准这块“蛋糕”,利用学校周边的民宅、闲置商铺等场所,向有需求的家庭提供以营利为目的的“课后服务”,而此类机构的良莠不齐,也为解题之难雪上加霜。

关于“三点半”难题,株洲的探索之途从未停止:去年秋季开学前夕,天元区启动“校内课后服务试点”,涵盖了老校、新校,城区学校及农村学校的新马小学、栗雨小学、尚格小学和凿石小学申请成为校内课后服务试点校。市教育局党委书记、局长吴安浩表示,今年在课后服务方面,我市将大胆探索,根据学生特点和家长需要,探索实行弹性离校时间,因地制宜化解“3点半难题”,为学生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课后服务。

219日,我们走进刚刚开学的校园、托管机构、课后服务试点项目所在地,聚焦株洲破解“三点半”难题的探索之途。

 

【调查】“三点半”难题困扰上班族家长

219日是传统的元宵节,天元区白鹤小学门外,站满了前来接孩子的家长。

“我是来接我孙女的,孩子爸爸妈妈工作忙,我和她奶奶就发挥余热了。”退休干部张发荣说,家里还有个孙子,也在读小学,有时一起接,还得和孩子奶奶分头接。

新学期开始,在市内一家企业上班的王治,每天早上的起床时间就比以前提前了3个小时,因为他把工作从正常班调到了早班,只为了能够准时接上小学二年级的儿子放学。

“学校一般330分就放学了,我正常要530分才下班,根本赶不上接孩子。”王治很庆幸自己的单位可以换班。

一所学校门口,放学时有举着牌子的各类“托管班”人员在接孩子。但由于管理主体不明确,这些机构的场地卫生、食品安全、人员资质等均无法保证,家长对此又无可奈何。“我们总不能天天请假接孩子吧。”一名学生家长说。

相关随机调查统计数据表明,各地由祖辈负责接送孩子放学任务的,占到两成以上;也有家庭雇佣保姆,服务项目就有接送孩子一项。“上班族”家长深受“三点半”难题困扰。

 

【声音】市政协委员:在部分城区中小学试行课后托管服务

“三点半”难题由来已久,也引起社会各方重视,市政协委员、市二中附属一小校长彭小英是关注者之一。

彭小英提出了自己的设想:“充分挖掘学校师资及校舍的优势,学校食堂为学生提供中、晚餐。有条件的学校可以中午为学生提供午休床位,安排老师进行专门管理。还可以根据学校特色开展活动,比如利用学校现有的课程基地等场所,促进课后服务与转变学生学习方式相结合。各校将根据自身办学实际及学生的现实需求,提供相关项目的课后服务。下午放学后可以组织帮助学生集中完成作业,值班教师可以进行适当的答疑和辅导;可以开展社团活动,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科学、体育、文化等不同的社团和兴趣小组进行活动;可以进行课外阅读,鼓励学生在阅览室等区域开展自主阅读或者读书交流活动;可以组织专题教育,比如统一听讲座、开展社会实践等等。”

彭小英说,可以积极利用校外资源,采取自愿的形式,为有需要的学生提供相应的特长服务课程,如器乐训练、航模、机器人等。坚持公益为主的原则,所有活动由学校提供场地,对参与管理及授课教师进行适当的课时补助,所产生的费用在学校不盈利的前提下,希望可以采用政府购买部分服务、家长共同承担的模式。

 


【探索】天元区:四所学校全市首试“校内课后服务”

去年秋季开学前夕,我市在天元区启动“校内课后服务试点”,新马小学、栗雨小学、尚格小学和凿石小学申请成为校内课后服务试点校,接受托管服务学生达2689人,占在校人数的40.47%

天元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课后服务以家长自助、学校支持为总的指导思想,在不加重学生课业负担的前提下,坚持自愿、公益、惠民、民主管理的原则,根据家长需求,内容以学生自主完成作业为主,同时开展阅读、体育锻炼、兴趣社团等活动,服务时间在下午课后至17:30左右,服务时长2-3小时。试点服务工作至今年1月结束,在此期间各校整体运行平稳,托管教师认真负责;管理精细到位;后勤保障有序;家长支持配合;没有发生安全事故。

该区选取新马小学为首所试点学校。学校通过发放家长问卷调查表、家长代表座谈、家委会会长数次会议,由家委会出面成立家长自助管理委员会,会长全权负责来推动和组织开展课后服务工作。

试点学校栗雨小学一、二年级学生课后托管服务时间是15:2017:20,三到六年级学生是16:0017:20。在托管期间,一、二年级学生主要以课外阅读、文体活动、综合实践、生活自理课程为主,三至六年级学生则以完成当日书面作业、课外阅读、文体活动、综合实践、生活自理活动等。在尚格小学,则以学生自习、课外阅读和课外兴趣活动为主。

不少家长反馈,天元区的试点课后服务,在精力上给家长减了负,家长再也不用为找不到正规、适合的培训机构而烦恼,解决了“三点半”难题。同时也实实在在在经济上给家长减负,惠及了广大有需求的家庭。

天元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与校外托管机构相比,学校在管理、人员、场地及资源方面都有优势,老师更专业、要求也更严格,巡视中发现问题,会及时干预、辅导。

“近两年网上出了很多母亲‘陪娃写作业’的段子,不做作业母慈子孝,一做作业鸡飞狗跳。校内课后服务有效化解了这一难题。学生在校写作业,学习氛围好,作业一般都比在家书写更认真、速度更快,有助于学生良好作业习惯的养成。同时,课文预习和课后阅读也得到了更有效的落实。且四所试点学校均根据学校情况安排了体育活动、课外阅读与写作、特长训练、社团建设等课程,丰富了孩子课后生活。”这位负责人说。

据悉,石峰区区委政府正在对此问题进行调研,下一步会有相应的政策措施出台。

 

【现场】李家冲社区:“关爱课堂”服务了两百多个家庭

破解“三点半”难题,我市一些社区也在尝试。

石峰区李家冲社区的“关爱课堂”是由响石岭街道李家冲社区关工委开办的公益平台。关工委秘书长吴燕介绍,“关爱课堂”活动自2017年暑期开办以来,孩子们放学后的安全问题,在“关爱课堂”里也得到了解决。“帮助服务了两百多个家庭,社区里的家长和孩子们都很受益。”吴燕说。

每周一至周五下午三点的放学时间,社区里都会组织“五老”志愿者在学校门口举牌,护送孩子们来社区上课。在“关爱课堂”的学习结束后,老人也会护送孩子们通过马路。“孩子们来这里学习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过马路就让我们很操心。”吴燕说:“主要是担心孩子过马路出现意外,志愿者的护送很好地解决了过马路的问题,为孩子们的安全提供了一份保障。”

“关爱课堂”设有“心灵驿站”、“圆梦小天地”、阅览室和多媒体室等多个活动区域,孩子们放学后除了能在社区会议室完成课后作业,还能利用多余的时间进行兴趣爱好方面的学习。

社区的阅览室是孩子们完成作业后爱去的活动区域,阅览室中的图书大多来源于社会爱心人士捐赠,其中大部分来自于株洲市图书馆。除此之外,“关爱课堂”还设有棋牌室和体育活动室等,供孩子们进行娱乐和体育锻炼。

“关爱课堂”内的多媒体室是孩子们完成课后作业的场所。除上学期间每天供孩子们写作业的功能外,它还担负了每周五和周六提供孩子们学习经典诵读和国医启蒙场地的任务。经典诵读和国医启蒙是李家冲社区与花果山社区共同进行的“护苗行动”中的两项课程。“关爱课堂”中的“护苗行动”,是以政府购买的形式,由关工委拨款购买服务。除每周五周六进行学习之外,还会在周末假期中举行一些亲子活动,关爱少年儿童成长。活动多由株洲市心理咨询师协会等专业组织进行策划开展。

“我自己也是‘关爱课堂’的受益者。”吴燕说,“之前是我自己的小孩因上班没有时间去管他,就把他放在这里,小孩子反映挺好的。我自己也感受到陪伴孩子的时间太少了,于是加入了‘关爱课堂’,成为了一名家长志愿者。去年三月又加入了关工委的队伍。”

开学了,李家冲社区的“关爱课堂”也开始正常开放。

 

【新举】寻求“破题”:我市今年有望出台相关政策

开年之初,省发改委就《关于中小学课后服务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征求意见稿)》等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建议。

此举旨在解决中小学校下午放学时间与家长下班时间不匹配的问题,支持各地推进中小学课后服务工作,规范收费行为。《通知》明确,全省各城市(不包括县城、镇)公办小学和初中开展课后服务,可以向自愿参加并签订课后服务协议的学生家长适当收取服务费用。

具体收费标准由各市州根据各地实际,在每生每课时不超过5元的标准范围内(一天最多按2课时收费),根据提供课后服务的具体内容,按照质价相符的原则制定试行标准。课后服务收费原则上以一学期为周期,多退少补。对低保户家庭的学生实行免费。

课后服务必须坚持家长自愿原则,中小学校开展课后服务工作,需在每学期初主动向家长告知开展课后服务的服务时间、服务方式、服务内容、安全措施、收费事项、费用开支等工作方案,并报同级教育主管部门审核同意后方可收费。严禁学校以课后服务名义乱收费。

课后服务工作时间安排在每周一至周五(节假日除外)下午放学后,具体服务内容包括:安排学生完成作业、自主阅读,开展体育、艺术、科普、娱乐游戏、拓展训练,观看儿童适宜影片,开展社团及兴趣小组活动;对个别学习困难的学生提供免费辅导帮助。

开展课后服务收取的服务性费用,各学校具体开支范围以教育主管部门审核同意的方案为准,必须建立专账,专款专用,专项用于课后服务工作方面的开支。每学期末学校要向家长公示课后服务费的收支情况。

据悉,该项收费的标准为试行标准,自2019年春季开学时试行,试行期两年。试行期满前6个月,由各地教育部门向同级发改部门申请核定正式收费标准。

据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除天元区四所学校已经开展试点外,我市也正在就此问题进行调研,今年或将结合试点情况出台破解“三点半”难题相应政策。

 

【借鉴】“正负清单”“ 免费托管+个性服务”:多模式破解难题

广州:华融小学作为广州市开展课后托管服务的试点学校,自2016年起,经过探索,确定了“免费托管+个性服务”的两种托管方式。第一种方式是以本校教师负责管理的看护为内容,免费的“基本托管服务”;第二种方式是引入第三方机构进校,开展惠民收费的阅读、游戏、科技、艺术、体育等兴趣小组活动的个性化服务,满足不同家庭和孩子的个性需求。

成都:为了解决“三点半难题”,成都市教育局、市文明办、市发改委、市财政局和市人社局近日联合下发了《成都市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实施意见》,拟从2019年春季学期开始,在全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范围内开展课后服务。课后服务正面清单主要以课后托管为主,可安排学生做作业,自主阅读,开展体育、艺术、科创、娱乐游戏、拓展训练、社团、兴趣小组活动,观看儿童少年适宜的影片等,提倡对单个学习有困难的学生给予辅导帮助。负面清单包括严禁借机组织开展学科性集中教学,严禁以辅差培优等名义组织或变相组织集体补课,严禁在课后服务期间上新课。

上海:中小学校后服务要做到百分之百全覆盖,服务时间是三点半到五点,参与这项服务的老师,在绩效工资方面给予倾斜。

北京:三点到五点是校后服务时间,主要内容是开展课外活动,每个学生每年补助700900元。

南京:探索弹性离校,就是说,到了放学时间,孩子可以弹性离校,学校做出安排,进行托管。

广西:探索利用社区资源来解决托管问题。

 

市教育局倡导各地各校“大胆探索”,天元区教育局先行先试,决心与脚步,坚定并行,破题之举慢慢浮出。为了让孩子走出课堂之后的时间充实而有趣,我市教育主管部门、学校、社区、志愿者、家长一直在共同努力。

 

 

 

  株洲日报记者:成建梅

通讯员:王亚、曾雅、关妤、袁嘉穗